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       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    
当前版: 04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大山深处白果云

  余道勇

  五月的金佛山,时雨时晴。雨后乍晴的山体,云雾缭绕,云天相接,犹如仙境。南川乐村林场大山深处的辉煌村,有个叫做“白果云”的地方,在海拔1200米的山顶之上生长着一株千年白果树。在素有植物王国之称的金佛山,有这一棵千年古树,被叫做“白果云”,很有意思,值得一探!

  乐村森林覆盖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,空气清新,是休闲观光避暑的好去处。盛夏季节,穿梭在茫茫林海中,听风声如涛,游小径探幽,总是别有一番味道。我有一种感觉,那大山深处,总有一朵云彩会呼唤我的到来。

  这种感觉,来源于农民作家聂明忠。在一次作协笔会上,偶然听说聂明忠笔耕二十余年,默默写成一部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。我想,高山之巅,有刀耕火种,却少有笔耕不辍,大自然的生态,必与人文的传承相互作用,才能演化成为一种文化的动力。我决定去探访一下这位深居于大山深处的农民作家。

  从南川出发,经水江镇到乐村,一路盘旋而上。这里原是乐村公社和乐村乡所在地,后因撤乡并镇归入水江镇。四周皆山,苍翠碧绿,空气负离子沁人肺腑,清新而润湿,使人心旷神怡。远处的群山,近处的村落,构成一幅山间仙居图,然而,我却不知道辉煌村在哪一个角落。人的想象,总是对准那些即将来临而浑然不知的事物。聂明忠说,他家在离乡场不远的大山深处,那儿有绿水青山,有肥田沃土,有熏肠腊肉,有千年白果……这是何等壮丽的山水诗画!“思飘云物外,诗入画图中。”我们顺着主人的引导,从乐村林场沿着通村山路再蜿蜒而下,在一处山谷平川,到达辉煌村聂明忠的家。在大西南,群山之间一般都是两峰夹一沟,而这里,却在两峰之间,孕育出一处平川,虽然很小,却有数百亩良田好地可供耕种。这片土地上,现在种植着白芨、天门冬、黄精等中药材以及苞谷、土豆等农作物,山坡上一幢幢砖瓦房、石垒房、木构房点缀着,白的、黑的、灰的,加上缕缕炊烟袅袅升起,如世外桃源。

  聂明忠是本地人,地地道道的中年农民,这几年也种植了些中药材。据其祖辈讲,他们是从江西移民过来,在此落业已有近七百年了。他的砖瓦房,收拾得很干净,一进屋有一股清凉之气。让我惊奇的是,他只上过初中,既没有深厚的家学渊源,也没有上过哪所高校,却硬是用烂笔头在大白纸上写出一篇长达十四万字的小说,反映的是从抗日战争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段农村生活历程。一个普通的农民,二十余年,凭着一股对日本鬼子的痛恨和对大山深处这一片土地的热爱,在干农活和进城打工之余,写成了这篇《郑柳的春天》。我无意对他这篇还未发表的小说进行评论,何况我还没有细读。只是,这一种精神,在大山深处的肥田沃土之上,到底是大自然的朴实,还是家国情怀的执着?文化和文明,不会像庄稼一样生长在田土里,却会像种子一样萌发于每一个爱国爱家的百姓的心坎上,世代传承。

  在热情的主人家吃过腊猪脚,喝过见面酒,聂明忠带我们一行徒步去参观千年白果树。我们又从山谷平川中出发,步步抬升,视野逐渐开阔,又见群峰,层层叠叠,景致勃勃,漫山皆绿。绿色的海洋,渐次展开,无穷无涯,如一幅油画。我似乎看见,一处山峰之上,云雾若即若离,依依不舍,绿的峰,白的云,缥缈之间,有一巨树如伞盖,俯视群山——那就是“白果云”!

  我们怀着极其虔诚的心,来到这棵千年古树之下。其树干斑驳陆离、老态龙钟,诉说着岁月的沧桑;而其新叶却绿得鲜明、嫩得醉人,描绘着人间的美好。我们用七八个人,才能够围拢树干一圈。树枝筇立,如健美运动员的手臂,向四周伸展开,笼盖了百余平方米的地面。村民在树根处燃香礼拜,祈求幸福!据说,树干里面,已包裹着一尊佛像,那是因为数百年前有人在树旁立了一尊石佛,随着白果树的生长,那一尊石佛就被树干包裹进去了。谁也不知道这棵白果树的真实年龄,只能用千年来概述,而千年之树,既不称王又不称后,只叫“白果云”,这难道不是摆脱世俗、与世无争的达道?达道即是中和,古云:“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”此万山群壑间,有此千年白果,非王非后,如云如雾,悠然自得而睥睨万物,实在是神树!

  如果生命是对时空的记忆,那么,承载这个记忆的,是深植于土地之间的根系,还是伸展于天空之中的绿叶?也许,那一片若隐若现缥缈于大山之巅的白果云,以及执着于在土地上书写的人们,正是传递人与自然永恒记忆的磁极!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地方新闻
   第03版:特别关注
   第04版:金山情
春天的爱
点亮心灯
记忆
大山深处白果云
太平场廊桥
版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