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08月13日 星期二       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    
当前版: 03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清明上河图

  易文

  大宋朝,是一个文化艺术的黄金时代,创作诞生了许多名画,比如赵佶的《五色鹦鹉图》,刘松年的《四景山水图》,梁楷的《李白吟行图》,马远的《山径春行图》等等,但最令我难忘的,是伟大画家张择端的伟大作品《清明上河图》。

  《清明上河图》,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,是我国绘画史上的稀世奇珍、画之瑰宝,为那座城市和那个朝代留下了丰饶的记忆,传递出丰富的时代密码。那真是一幅伟大的作品,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时代大片。

  过去一直都认为,《清明上河图》是表现了北宋宣和年间的盛世情况。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,但从更深一层去理解并非如此。这也是电视专题片《南宋》提供的结论。

  在长528.7公分、高24.8公分的空间内,登场人物超过550人,60头家畜,100栋以上的房屋楼宇,20多艘大大小小的船只。在画卷的中心段,可以看到汴河上一次“惊心动魄”的交通事故。船夫、乘客、路人都在竭尽全力,想让这艘船顺利渡过虹桥。而就在这座虹桥上还有另一场闹剧,坐轿的文官与骑马的武官互不相让,轿夫和马弁争吵不休。在这幅画中,还能看到,城门无人把守,整个汴京就是一个不设防的国都。

  名画已成为记忆的场所,今天的人们在阅读这样一幅作品时,似乎要依靠自己的想象,才能透过那一个个定格的场景直抵800年前的历史深处。

  我曾经在《中国作家》上阅读到一个电影剧本,名字就叫《清明上河图》。透过剧作家的文字,也能看到宋朝的繁荣、和平与危险、危机。

  宋朝一共有319年历史,其中的南宋享国152年,宋朝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是和平年代。

  张择端用现实主义手法,反映了这个和平年代。他用全景式构图,生动细致地描绘了北宋王都开封汴京清明时节的舟船往复、飞虹卧波、店铺林立、人烟稠密的繁华景象和丰富的社会生活习俗风情。

  但是,张择端醉翁之意不在画,在乎画中国家之危。

  在名画中、在剧本中,我们都可以看到,张择端以坚韧与执着,“为时代写真、为众生作画、为艺术痴狂”,以及国家利益至上、人民安全为本的忧患意识,“升平知有日、愁听路人啼”的艺术敏锐,“以民为本、为民作画”的家国情怀和“天下兴亡、匹夫有责”的历史担当。

  从一开始,画家就不断地把当时社会生活中出现的种种弊病一一地罗列出来。张择端精心描绘的内容,并没有那么赏心悦目。画完这幅画不久,画家自己也在命运的急流中隐身了,只有这幅著名的宋画留存至今。

  宋朝时的中国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,为什么如此富裕、发达和奢华的国家,会败给落后的金朝和元朝呢?这也是史家的一个千年之叹。

  法国汉学家谢和耐写了一本关于南宋临安日常生活的著作,书名别有一番意味,叫《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》。书中记载,就是在南宋要遭到亡国之变的前一天,南宋人并不关心国家的安危,依然在关注着自己的日常生活。

  公元1276年,元军的铁蹄踏上了临安的城头,南宋一朝,殆犹梦也。1279年,宋元在广东厓山的最后一战中,元军以少胜多,宋军全军覆灭。南宋灭国时,抗元名臣、左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8岁的少帝赵昺投海自尽,许多忠臣追随其后,十万军民相继跳海殉国。

  消息传开,对于大宋文明衷心膜拜的日本国,据说这一天“全国茹素”,上至天皇将军,下至武士平民,身穿丧服,西跪三日,痛悼南宋的灭亡。史学家认为,这场战役的结果标志着古典意义,中华文明的衰败与陨落。他们悲叹“厓山之后,再无中国”。当然,这是杞人忧天。

  《清明上河图》力求书写繁盛中的动荡,安居中的危机,是一幅带有忧患意识的“盛世危图”,是妙笔神工创作的“千古绝唱”,我们应该从中看到这幅名画中丰富的时代密码。

  南宋一朝无比的财富,没有更多的转化为强国的力量,这也是千年之一叹。

  繁荣不等于强壮,富庶不等于久安。繁荣的基石是和平,而和平的保障则需有强大的力量。

  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能够打败我们的,只有我们自己。

  居安思危,未雨绸缪,有备无患,才能防止祸起萧墙,内忧外患,国破家亡。

  常看《清明上河图》,与常唱我们的国歌,都是为了安不忘危,存不忘亡,治不忘乱。

  我们必须万众一心,众志成城,增强忧患意识,防范风险挑战,唱响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,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,切实做到内外兼修,长治久安,生生不息,创造新的历史荣光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地方新闻
   第03版:金山情
   第04版:国内新闻
清明上河图
朝圣
如莲
芙蕖尚盈盈
值班夜的思绪
谢谢你与我同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