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       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    
当前版: 04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我并不是记者

  李大伦

  严格说起来,我并不觉得自己做过真正的记者。

  虽然曾经有一段时间天天扛着摄像机到处跑,后来又有幸担任了全区改革开放三十年系列专题片的策划与撰稿人,偶尔也被领导逮去临时补位,顶上因故派不出记者的场合,所以也曾飘飘然地认为自己是做过记者的人。

  年轻总是习惯用盲目的自信掩盖自己的无知。

 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,我给别人说起自己的职业经历时,都骄傲地说自己曾经做过记者。

  这种骄傲,来源于记者被誉为“无冕之王”。在我的内心深处,仿佛做过记者,就要高人一等,或者胜人一筹。

  却不知,正因为这种心态,就已然让自己失去了一个真正的记者的修养。

  柴静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记者就是记着。”

  什么是记着呢?

  记,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词语。从言,从己,通俗讲,说自己的事,就是记。远古结绳记事是为记,历朝历代史书是为记,个人私密文字是为记,新闻宣传报道是为记。凡反映个人或大众正在发生或者发现的事物的活动,均可谓之为记。

  既然是发生或者发现的,就必有一个前提:所记之事之物均应为真实之事,无论是事件、人物,还是心情、心绪,均应以真实为前提,真实的反应与表达,才称之为记。

  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,专门从事记录职业的人应运而生,称之为记者。

  记者的天职,就是真实记录自己生活的时代,用其职业化的眼睛观察自己所生活的时代,以专业化的手段予以记录和呈现。正所谓的“记者就是大众的眼睛。”

  既然记者是大众的眼睛,那么,你所记着的,就必须是真实的,不能对大众有半点敷衍,或者半点隐藏。

  换言之,只有真正敢于真实面对自己灵魂的人,才算是具备了一个记者起码的基本条件。

  作为一个记者,每当你出现在公众视野中,就意味着真实、真相将被呈现出来。而真相的背后,往往隐藏着一些不愿为人知、不能为人知的秘密。而这,就是记者是否敢于真实面对自己灵魂的时刻。首先是面对重重迷雾,有没有拨开乌云见日出的本领,能不能抽丝剥茧地把真相搞清楚,这不仅靠恒心与耐力,更要靠智慧与勇气。其次,就算你历经千辛万苦之后,把真相掌握了,面对方方面面的危险,或者诱惑,你敢不敢,或者愿不愿意把真相公之于众。最后,才是当一件事情尘埃落定之后,你面对从这个事件中走来的自己,能否做到心安理得,有没有敷衍自己的良心与道德,有没有曾经哪怕一丝毫的妥协,或者屈服,甚至于背叛。

  真相是公平正义的基石。我们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着与生俱来的公平正义基因,谁都不会一开始就想要虚伪地对待自己或者别人。只是随着生活的磨砺,一些人不由自主地随波逐流,为了追逐虚妄的镜像而陷入并不真实的境地之中。作为一个记者,如果你能坦然面对自己的灵魂,敢说自己从来未曾背叛过一个记者的职业操守,每一次都真实记录和反映了你所看到的,那么,你可以称之为一个真正的记者。

  还记得高中时代的一个同学,曾在毕业纪念簿上写下她的理想:长大之后想当一名记者。时光荏苒,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我们,再聚会之时,大家当年的梦想激情已然风平浪静。远嫁他乡的人生处境让她最初的梦想已然模糊不清,但她却告诉我们,不管怎样,她一直坚持做最真实的自己。我们为她鼓掌,她从骨子里坚守着真实,虽然没做一个记者,却活出了记者的操守。

  每个人的人生际遇各不相同,总有一些人,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,每一步都被生活裹挟着向前奔跑,或许根本就没有与自己灵魂对话的时间和机会。如是,就算曾经敷衍了自己的灵魂,似乎也是情有可原,是可以被原谅的。

  但如果夜深人静之时,坦然面对镜子中的那个自己,想起曾有过的低头、妥协,甚至背叛,与虚妄,内心深处,是否对真实的自己,抱有一丝遗憾,或者歉意呢?

  如是,我坦言,自己并算不上一个真正的记者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地方新闻
   第03版:专刊
   第04版:专刊
因为热爱 所以倾情
我并不是记者
我与记者
记者,能量的传递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