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       返回报网首页 |   版面导航    
当前版: 04版 上一版   下一版 上一期   下一期 往期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我与记者

  王晓菲

  接到编辑打来的记者节约稿电话时,我正在海边休假,凉凉的海风一下把七年的记者时光送到我面前,操着蹩脚南川话采访的我,蹒跚在泥泞小路上的我,深夜缩在电脑前听录音的我,顶着烈日去工地的我,金佛山上冻得瑟瑟发抖的我……正是经历了各式各样的“我”,才有了此刻内心笃定、不惧风雨的我。

  离开记者岗位已经两年多,可每每回想起来,都感恩于怀。2010年夏天,刚刚大学毕业的我,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新华路1号,爬了六层楼梯后走进一间大大的办公室,这就是南川日报社记者部,当时根本没有想过我会和这里紧紧相连。一个月实习结束后,我机缘巧合成为一名正式记者,内向不善交流,又是“半路出家”,我的专业素质、文字功底相形见绌,要么没有稿子写,要么写了稿子要不得,头两个月,任务就像一座大山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令人感动的是,我没有受到斥责和批评,同事们也给了我莫大的帮助,告诉我慢慢来,谁都有这么一个过程,让我找到了坚持下去的勇气。

  第一次得到认可是在民主下乡后写了几篇发展榨菜产业的稿子,评报会上点评时说写得很鲜活、接地气,让我找到了久违的信心,也摸索出一些采访和写稿的技巧。慢慢地,我“上路”了,我的南川话也跟着“上路”了。在重庆读书四年没学会重庆话的我,在南川当记者半年,一口地道的南川话流利到我自己不说,别人都不知道我是外地人。或许是下乡让我尝到了甜头,我总爱到乡镇去跑新闻,因为真正走到田间地头,走到柴米油盐中间,收获远不止几篇新闻稿件,一个微笑、一次握手,一次敞开心扉的畅谈、一碗香喷喷的油茶,让我体悟到一种信任、一份期待,更让我汲取到一股力量。

  最让我难忘的,就是那个叫陈婧的小女孩,父母在外打工,她和8岁的哥哥用瘦弱的肩膀守着家,每天挑水、做饭、喂猪、上学,小心翼翼却又无比强大地活着。我的采访本上,留下了她写的名字,那两个字,秀气中透着一股子坚毅。以后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,我总爱看看这个名字,让我拥有勇往直前的能量。

  自由下乡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,2012年5月,我转型成为一名时政记者,跟随开会、调研、视察成了常态,肩上的担子更重。时政稿件具有非常强的政治性和严肃性,绝不能犯错误,但是活动多、人员少、时间紧,这就是我们跑时政新闻的真实写照,金佛山上一天下来本已经累得精疲力竭,回到办公室八九点了还得坚持听录音、写稿子,因为身后还有一大群人等着这篇稿子,而且第二天一早又要出发。跑会议新闻也好不到哪里去,经常是上午开会中午写稿,下午开会晚上写稿,因为要赶着时间将稿子送审。身体上的累还好,精神上的压力更折磨人,只要电话铃响神经一下就绷紧,心想肯定是稿子出了什么问题,以至于我到现在听到当时的手机铃声还会紧张。可是每每劳碌过后,看着第二天变成铅字的稿件,我却拥有一份踏实,知道自己能干一件事,能干好一件事。

  如今,我依然从事着宣传工作,也经常麻烦报社的兄弟姐妹,甚至还把自己当成报社的一员。早上到单位,总是先打开《南川日报》数字报,看看那些熟悉的名字今天又写了什么大作。晚上回家,路过传媒大厦,总会抬头望望灯火通明的12楼,是不是他们还在组版校对。闲暇时,看看写过的那些稿件,一个个鲜活的面孔都仿佛在我面前和我述说他们的故事。虽然离开了那个曾经至爱的记者岗位,但我仍然关注着我的同行,关注着这张报纸,因为这薄薄的一张纸,承载着我的青春和热情,记录着我的坚定与成长。

  每年都有记者节的专版,可我总因为采访、产假等完美错过,每次记者节的大合照也没有我,这次约稿,总算可以弥补遗憾,不会太晚,因为对报社的这份感情永远热烈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地方新闻
   第03版:专刊
   第04版:专刊
因为热爱 所以倾情
我并不是记者
我与记者
记者,能量的传递者